_第1页
已阅读1页,还剩48页未读 继续免费阅读

下载本文档

版权说明:本文档由用户提供并上传,收益归属内容提供方,若内容存在侵权,请进行举报或认领

文档简介

  1.1三个别名

提到张先就不能不说他的三个别名:据《古今诗话》载:“有客谓子野日:‘人

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公日:‘何不目之为张三影?’

客不晓,公日:‘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堕风

絮无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事实上,他的自谓也得到了他人的认同——“世

称诵之,号‘张三影⋯。131(今《全宋词》作“帘押残花影”、“柔柳摇摇,坠轻

絮无影”)除“张三中”、“张三影”这两个别名外,张先又因尝知安陆的原因被

“三中”系来自张先的《行香子》:舞雪歌云。闲淡妆匀。蓝溪水、深染轻

裙。酒香醺脸,粉色生春。更巧谈话,美情性,好精神。

处,月桥边、青柳朱门。断钟残角,又送黄昏。奈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此

词可谓纯粹的描人写情之作。但词尾简简单单不事任何藻绘的“心中事、眼中泪、

意中人”这“三中”却刻画出抒情主人公的情深似海:他始而情郁心中、继而发

至眼中为泪,眼空蓄泪泪空垂,竟是全只为那意中之人!

“三影”分别出自《天仙子》、《归朝欢》、《剪牡丹》三阙词。如果说“心中”、

“眼中”与“意中”这“三中”还是停留在对爱情的狭隘的观照上的话,那么“三

影”则已把作者描绘与读者欣赏的视野大为扩张——且让我们看到受到多方推赞

的“云破月来花弄影”,它是《天仙子· 时为嘉禾小悴,以病眠,不赴府会》中的

名句。全词如下: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眷春去几时回,临晚镜。

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

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背景是一个春将去的寂寥的日子,上

阙写作者在家中于病眠后揽镜自照,由伤春惜春转入对年华流逝的悲哀。时间为

黄昏。下阙把镜头推向夜晚,“并禽”对应的是孤独的自己。暗夜中的花本无影,

“云破月来”始有之。而花之“弄影”却又是为何?读完后方才了悟——只因为

“风不定”啊,若无此“不定”的风,何来“云破”、“月来”与“弄影”的花呢?

真是风乍起,吹动一幕夜景啊。作者观察之细致与描写之传神尽在不言。而“云

破月来花弄影”之所以有非常动摇人心的力量,则在于它不仅点染出月下花影的

中激赏的说:⋯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宋祁因此呼张

先为“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到了这里,笔触好像已是山穷水尽了,但是不定

的风又让他继续沉思默想:“明日落红应满径。”复由人生之思转回对自然的随想。

此词便是如此般绝妙的回环往复。而张先所言的“何不目之张三影?”只片言只

语.又可让人体味到他独特的艺术追求。而他。确实也成功了。

  1.2小令与长调

张先是宋词兴盛局面的开创者之一一.历太宗、真宗、仁宗、英宗、神宗五朝

的他在当时即“以歌词闻于天下。”{41清代的陈廷焯对他的词提得很高,认为是“古

今一大转移也”。雠吴梅也认为“子野词上结晏、欧之局,下开苏、秦之先,在北

宋诸家中适得其平。”161虽然李清照在《词论》中以为他“虽时时有妙语,而破碎

何足名家?”周济说:“子野清出处、生脆处,味极隽永,只是偏才,无大起落。”

(《宋四家词选》序论)但他在当时词坛所得的揄扬之声还是较多的。

张先词以小令为主,后期渐多染翰长调,并与柳永齐名,“时以子野不及耆卿。

然子野韵高,是耆卿所乏处”(晁补之《评本朝乐章》)。不过张先在词史上确是个

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他身体力行并推波助澜于从五代到宋初直至北宋中期的词

风嬗变,其功绩斐然诫如缪钺先生一首小诗所言:南唐遗韵传欧晏,柳永新声已

擅场。子野独标清脆格,能于二者作桥梁。

张先的小令常为人所称道,譬如陈廷焯评“张子野词。最见古致。如云:‘江

水东流郎在西,问尺素、何由到。’情词凄婉,犹有古诗遗意。后之为词翥,更不

究心于此。”【71此句便出自张先的小令《h算子》(梦短寒夜长)。而《醉垂鞭》是

张先一首颇得好评的词,也是很能代表其小令艺术特色的作品:双蝶绣罗裙。东

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

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这是一首普通的赠妓词,却写出了脱俗的意韵。女主

人公是淡淡妆、天然样的,是独立于那些“朱粉”深匀的艳花的。她是一朵娴雅

的“闲花”却丽质天成。“昨日”两句写其衣饰,衣上镂云彩图案,于人行之际有

如乱山云飞而人云莫辨、似幻如真,其空灵缥缈自在不言中。周济说它是“横绝”

Isl 之作,陈廷焯称赏该词“蓄势在一结,风流壮丽”191,都是指其词境气象苍茫,

写景,下片言情;略事详情,结尾不了了之而又一结悠然宛如令词,无怪乎近人

夏近观评其词日:“慢词亦多用小令作法。在北宋诸家中.可云独树一帜。”1111是

的。只要对比于慢词大家柳永层层铺叙,情景兼融。一笔到底,始终不懈的作词

手法,你是更能体味到张先慢词中的同于小令的一唱三叹.萦回曲折之韵味的。

而这种特色,则又反映出小令向慢词发展的转变特点.成为了北宋初词体嬗变的

1.3。张先体”的特色

刘熙载曾比较宋祁和张先说:“宋子京词是宋初体,张子野始创瘦硬之体,虽

以佳句相称美.其实趣赏不同。”112】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八论唐宋词的流派,

举出能创体立派的词人,从晚唐的温庭筠到宋元之际的张炎共十四家,“张子野为

一体”则卓然处于其中。却把“柳词高者”附干“秦淮海为~体”,连晏欧都只能

附于南唐冯延巳后而排不上号。我们以为,这足以说明张先词体之独特性的被世

对于宋祁等“他词家”,在此我们不想作太多的评说。我们只想从张先词的内

容及外在特征来分析、探究张先词之所以被冠以“瘦硬”的原因及其影响所及。

何谓“瘦硬”?刘熙载实未曾说明。本人以为.“瘦硬”自是相对于“肥软”

而言。即针对于词自花间以来的多写艳科的选材香软、铺写细腻特征而言的。

考究张词,我们会发现他的大量使用题序这个现象——在现存的165首词中,

竟然有六十六首有题序,今试分类如下:1、节令感怀词,有《木兰花· 乙卵吴兴

寒食》、《南乡子· 中秋不见月》、《菩萨蛮· 七夕》(牛星织女年年别)、《菩萨蛮· 七

夕》(双针竞引双丝缕)、《玉树后庭花· 上元》、《青门引· 春思》、《满江红· 初春》,

2、宴饮聚会词,有《宴春台慢· 东都春日李阁使席上》、《清平乐· 李

阁使席》、《玉联环· 南邻夜饮》、《更漏子· 流杯堂席上作》、《木兰花- 晏观文画

堂席上》、《倾杯· 碧澜堂席上有感》、《山亭慢· 湖亭宴别》、《定风波令· 霉溪席

上,同会者六人:杨元素侍读、刘孝叔吏部、苏子瞻、李公择二学士、陈令举贤

良》、《木兰花· 席上赠同邵二生》、《醉落魄· 吴兴莘老席上》、《山亭宴· 湖亭宴

别》,共十一首;3、咏物词,有《好事近· 和毅夫内翰梅花》、《少年游· 井桃》、

《汉宫春· 腊梅》三首:4、送行词,有《御街行· 送蜀客》、《玉联环· 送临淄相

文学史上有些作家往往在创作史上成绩显著,但于其生长的当地文化效应并

不突出。张先则不然。他不仅于宋词之衍变功不可没,在家乡湖州的文化发展史

上亦曾镌刻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本篇主要通过论述张先之绘《十咏图》留存“南

园六老”及孙觉、陈振孙诸名家遗迹,串连起了前后“六客会”余风远扬,实曾

主盟吴越词坛于苏轼作词颇有启益等事迹来揭示、探讨张先其人与湖州地域文化

的承接、交融、延伸关系。

2.1‘+咏圈) 留存之功

张先出身实非世代簪缨之家:其祖任,生平宦迹无考。父维(956一1046)“不

出仕,以子封正四品。”114] 张先入仕亦较晚,他最早任宿州掾时已是1032年,时

年四十三岁。且非宦途显达之人.但他却以其才华深为当时的太平宰相晏殊所赏

识,“尝与晏殊、欧阳修、王安石、宋祁、赵抹、苏轼诸人游”115] 。一生除宦迹历

经今江浙、巴蜀、河南等地外,还曾远涉长安及邡、渭州等西北边陲:英宗1064

年七十五岁致仕家中后,亦常往来于湖、杭之间,与其地为官及隐退的诗客词人

相与唱和至十余年。他与知杭州的唐询(先知湖州)、蔡襄、祖无择、郑獬、陈襄、

杨绘、赵掠都有较密切的交往:譬如1065至1066年蔡襄知杭期间,张先曾与之

同游西湖,用“湖”字韵作同题诗。蔡襄离杭,张先作《喜朝天· 清暑堂赠蔡君

谟》别之;且与湖州知州孙觉、李常、苏轼交谊颇深,与后二者同为著名“六客”

雅集之中的“三客”。而以湖、杭为中心的吴越词坛曾经鼎盛一时,张先乃是其中

的重要作者。可以说,他是一位交游甚广且时有文名的人。

英宗治平元年(1064),张先选取父亲张维生平所咏自爱诗十首,运用其出色

的丹青技艺,依意绘之于缣素,并题原诗于画上,云之“十咏图”。知湖州的孙觉

字莘老(1028- - 1090)在八年后即熙宁五年(1072)为该图作序。又百余年后,

同为湖州人的陈振孙(1183一?)“方辑《吴兴人物志》,见之如获珙璧,因细考

而详录之,庶几不朽于世。”(《张先<十咏图>跋》)他为之作了《张先<十咏图>跋》,

其跋开篇道:“庆历六年,吴兴郡守宴六老于南园。酒酣赋诗,安定胡先生瑗教授

湖学,为序其事。六人者:工部侍郎郎简,年七十九:司封员外郎范说,年八十

六;卫尉寺丞张维,年九十一,俱致仕。刘余庆,年九十二:周守中,年九十五:

之大弟日仲父,伸父之弟日叔父),可谓一脉相承,详见下文。

2.2“六客词”的流风余韵

宋代有两首“六客词”。一首是张先所作的“前六客词”,另一首为苏轼所作

的“后六客词”。而张先这首“前六客词”在湖州地域文化史尤其起了融合、延伸

作用——据浙江省《湖州府志节要》【171称,湖州有古迹六客堂在府治后阐东偏,

宋时建。“六客”指李常字公择(1027一1090)、张先号三影、苏轼字子瞻(1036

- - 1 101),陈舜俞字令举(?一1076)、杨绘字元素(1027- - 1088)、刘述字孝叔(生

卒年不详)。李公择于熙宁七年(1074)以太常博士秘阁校理出知湖州,而“吴兴

(即今湖州)自东晋为善地,号为山水清远。其民足于鱼稻蒲莲之利,寡求而不

争⋯⋯凡守郡者率以风流啸咏,投壶饮酒为事。”(苏轼《墨妙亭记》)足可见其地

之文风雅韵。李常便在这年主持了“前六客会”。苏轼在《书游垂虹亭》中回忆此

事说:“吾昔自杭移高密,与杨元素同舟,而陈令举、张子野皆从。余过李公择于

湖(州),遂与刘孝叔俱至松江。夜半月出,置酒垂虹亭上,子野时年八十五,以

歌词闻于天下,作《定风波令》。”此《定风波令》即张先的《定风波· 誓溪席上,

同会者六人:杨元素侍读、刘孝叔吏部、苏子瞻、李公择二学士、陈令举贤良》,

为“前六客词”。我们之所以称予野所作为“前六客词”,是因为十六年后的元佑

六年三月,苏轼重过湖州,又作了“后六客词”。

张先的这首“前六客词”为:两阁名臣奉诏行。南床吏部锦衣荣。中有瀛仙

宾与主。相遇。平津选首更神清。

溪上玉棱同宴喜。欢醉。对堤杯叶惜秋英。

尽道贤人聚昊分。试问。也应旁有老人星。其时座客甚欢,有醉倒者。湖l - I' 1郡中

乃设六客堂以纪其事。当今一些学者揣度其他各人也应同时赋有词作,我们认为

颇为合理。张先这首定风波词自注“善溪席上”,而苏轼《书游垂虹亭》中则谓“在

松江垂虹亭上作”,疑为苏轼事后误记,因为苏轼的《书游垂虹亭》写于元丰四年

十月二十日,已是七年之后了。

张先和苏轼在“前六客”中都起了熏要的联结作用。李常与苏轼均为湖州名

宦。李常于熙宁七年(1074)知湖州,苏轼知湖州则是在元丰二年(1079)。宋朝

张方平尝日:吴兴南国之奥。有佳山水发秀人。自江左而清流。美士余风遗韵相

续也。【他! 在这样一个文风盛极的江左名邦,宦游者自不能不受它的深刻浸润与影

熙宁五年(1072)通判杭州时作的《浪淘沙》(昨日出东城)、《南歌子》(海上乘

槎侣)二首,他当时已是三十七岁了。而张先晚年又是常往还于湖杭的,苏轼于

是得以与前辈词人交游唱和的机会,关于这一点,在苏轼的《祭张子野文》中有

证明:“我富于杭,始获拥鸷”.“欢欣忘年,脱略苛细。”张先“细琢歌词稳称声”

(苏轼《和致仕张郎中春昼涛》),苏轼“跪履数从圯下老,逸书闲问济南生”(同

上)。苏轼在此用汉朝张良跪拜黄石公、晁错师从济南伏生的典故,来比附自己以

师礼尊敬张先。他早期的词风有近于张先的清丽潇洒的一面,如朱孝臧考证亦为

熙宁七年甲寅(1074)前作的《江城予》(凤凰.t l j Y@初晴)、是与张先同游西湖

时所作,还有《虞美人》(湖山信是东南美),均有张先词风浸染的印记。至于苏

轼的“以诗为词”、“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则是后来的创绩,

此处便不赘述了。总之张先作词上承晏、欧,中与柳永并驰,小令与长调并制、

首度大量使用题序、以真实情事入词拓展了词的领域从而下启苏轼为其作词导夫

先路是不争的事实。张先文名著于当时,有“张三中”、“张三影”、“‘红杏嫁东风’

郎中”等诸多美誉;交游既广,备受太平宰相晏殊的赏爱,与一代文坛盟主欧阳

修是同门,极受其倾慕。为宋祁爱重,与王安石为姻亲,梅尧臣多有寄送其诗,

如《宛陵集》卷二一有送张子野知虢州先归湖州砖云:“来赴虢太守,暂还吴兴家。

吴兴近洞庭,橘林正吹花。⋯⋯”12刀湖杭文人又多为其知己(本篇第一部分已有

论述):生性开朗乐观,“啸歌自得。有酒则诣”:且奖掖后进,实质上,他为苏轼

接掌欧阳修文坛盟主地位分明是有一臂之力的。可以说,若没有他在其中串联,

没有他人格魅力的渲染,六客之会难成一代际会,六客词亦不可能被后世文人竞

起和之,成为文坛永恒的佳话。

2.3张先与湖州文风

湖卅l 本是位于太湖南岸物华天宝、俊采星驰的水乡,自古以来,英灵层出不

穷如沈约、孟郊、叶梦得、张先、赵孟撩:而又为四方士大夫乐山』t 12.胜者鼎来

卜居之地如有陆飘、张志和、陆龟蒙、汪维等寓贤;为官者又多为名宦如谢安、

王羲之、颜真卿、杜牧、苏轼、王十朋。甚至连僧徒中也有以诗名者,譬如为谢

灵运十世孙的皎然、沈约的后代维琳。而以《渔歌子》蜚声中外的中唐词人及画

家张志和在湖州地域文化中的地位、影响自不容忽视:张志和(约730一约810)

陈廷焯曾在《词坛丛话》中说:“张子野词,才不大而情有馀,别于秦、柳、

晏、欧诸家,独开妙境,词中不可无此一家。”在本篇中,我想择取张先的部分具

有代表性的词,来对其词境作一定程度的分析。私意以为张先词中之境大致可以

分由以下五个方面来为人所领略欣赏,即~、含蓄与发越并存;二、清新与稔丽

分呈;三、力拨于钧的词情:四、清“影”与飞“絮”情结:五、士大夫韵昧与

3.1含蓄与发越并存

试看张先的《千秋岁》:数声韪鹅,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

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这首词

写的是横遭挫折的爱情和“虽九死而犹未悔”的坚定信念。上阙以沉痛的笔触叙

写遭遇破坏的爱情,但于词中却无一言明示。只让读词者自己去体味领会。《离骚》

中有“恐魑熄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魑嫡又作鹈熄即杜鹃,是一种啼声

悲切的鸟,在古典诗词中,韪媳是一个哀婉的“感时伤事”的意象,如辛弃疾亦

有“绿树听韪鹅,⋯⋯啼到春归无觅处,苦恨芳菲都歇”(《贺新郎· 别茂嘉十二

弟》)。“又”字表明主人公与所爱者的爱情己不止一年了,但是由于遭到外界的阻

力,爱情如“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此中无限沉痛之意,只以一“歇”字道出

而已。多情的主人公于“惜春之余”所能做的,只是折“残红”而己,“残红”在

词中,可说是象征着被损害而犹为当事者珍视的爱情。杜秋娘尝有词日“花开堪

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说的是折花当折于其盛颜之时,但本词中他们的爱

情已沦为“残红”,主人翁却仍一往情深的去“折”取它的动作又表达出对于雨疏

风骡后的“红瘦”的依然无限的珍惜,紧承的“雨轻风色暴,梅子眷时节”,寥寥

十字景物描写,传达出的却是深层的含义:梅子于青涩未熟时节,居然遭受风雨

之无情侵袭,悲慨之意含蓄蕴藉,非有心人不能真切领略。“永丰柳”语出自居易

咏杨柳诗:“永丰西角荒原里,尽日无人属阿谁?”主人翁至此已是孑然独处,伴

随着他的便只有如柳絮般“悠悠梦里无寻处”(冯延巳《鹊踏枝》)的爱情。

若就本词的上阙单独视之,似乎未脱“刻意伤春复伤别”(李商隐《杜司勋》)

陡然~振。幺弦是琵琶的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李

贺说“天若有情天亦老”,张先却道:“天不老.情难绝。”异曲同工,宣泄出:“我

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铮铮誓言,只因为在彼此用“思”(“丝”)织就的情

网里,他们已给彼此缠绕了无数同心双“结”(“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任

何人想割裂它都是徒劳的。继之以这联千古名句后,全词以“夜过也,东窗未白

凝残月”的景语作结.合于沈伯时所说“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

结尾最好;令人于之抚玩无极,追寻已远。陈廷焯说子野词“有含蓄处,亦有发

越处;但翕蓄不似温韦,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可谓是此词的“金玉之论”。此

词是兼有含蓄与发越的,另外,张先词还有或含蓄或发越之作——如《转声虞美

人》(夜月啼乌促乱舷)、《苏幕遮》(柳飞绵)、《御街行》(夭非花艳轻非雾)便为

含蓄之作,《庆佳节》(芳菲节)、《南歌子》(蝉抱高高柳)等则通篇基调发越。

3.2清新与穰丽分呈

真正的词家,其作品往往蓑具多种风格,有的甚至相互对立或矛盾。如一赢

被人目为“豪放”的东坡。他早年任杭州通判时与前辈词人张先等交游唱和,园

作气格就近于张先的清丽潇洒的一面,如《虞美人》“湖山信是东南美”:中期所

作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则“滔滔莽莽,其来无端,大笔摩天”【28】;晚期《江

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悼念亡妻,哀婉沉痛,“徐门石泽谢雨道上作”五首《浣

溪沙》则淡泊闲雅。张先作为~宋词转型期的重要词家自然也不例外。试看他的

Ⅸ相思令》:萍满溪.柳绕堤.相送行人溪水西.回时陇月低。

凄。重倚朱门听马嘶.寒鸥相对飞.此词写送别,可谓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

君南浦,伤之如何! 但又是无一句直言别离。读者所见的只是一些客观物象的组

合:萍、柳、溪、月、烟、风等而己,但这些物象经词人择取、点染却构成了本

词清丽幽远的词境。什么是“词境”?清况周颐曾有一精辟的讲述:“人静帘垂,

灯昏香直。帘外芙蓉残叶飒飒作秋声,与砌虫相和答。据梧冥坐,湛怀息机。每

一念起,辄设理想排遣之。乃至万缘俱寂,吾心忽莹然开朗如满月,肌骨清凉,

不知斯世何世也。斯时若有无端哀怨枨触于万不得已;即而察之,一切境象全失,

唯有小窗虚幌、笔床砚匣,一一在吾目前。此。词境’也。”129】而缪绒先生所言的

“以人心论,锐感灵思,深怀幽怨,词境也。”又正可作为对况周颐这一席话的诠

象的整合,传达出别时送行者对行人的无限依恋及回程时的“冥冥归去无人管”

的幽怨情怀。结旬使用景语“寒鸥相对飞”,读之只觉生别离的愁绪兜头浇下,冰

冷刺骨,一切境象全失,唯寒鸥而已。本词之凄迷怅惘、迷离隐约的境界由此臻

于完满。我们还需提到的是,张先好用也善用景语结尾,如《剪牡丹》末的“尽

汉妃一曲,江空月静”:《庆春泽》词尾的“对月黄昏,角声傍烟起”;《醉桃源》

以“阴阴月上时”结笔。而这些词,同样也是张先的“清新”词。

张先沉静清新的词风宛如“闲花淡淡春”,是张词的一个显著特色。我们知道,

所谓“意境”,不外由“意”和“境”二者组成。“意”是作者的主观情志、“境”

则大多由外界景物构就——这在词作中是很显见的。王夫之曾在《荽斋诗话》中

说:“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张先词作则多合于此说。以下,我们再列举

他的另一部分作品来比较视之。如:

银瓶素绠,玉泉金甓。

雕觞霞艳,翠幕云飞。

波湛横眸,霞分腻脸。

写物则金玉错采纷呈,富贵堂皇;写人则“红玉”、“腻脸”,腻指女子的皮肤细腻

光滑,红i 贝, JJ为描叙美人之颜如玉。在此,张先分明有沿袭花闻派香艳词风的痕

迹。众所周知,词至晚唐五代,终于定型了自己的总体风格,这种风格主要以花

间词和南唐词为代表,正如欧阳炯在《花闻词· 序》所言,词在当时原只是⋯些

“绮筵公子”.在叶叶之花笺上写下来,交给那些“绣幌佳人⋯‘举纤纤之玉指,

拍按香檀”去演唱的。因此,词学传统整体上具有香艳、纯美的特色。温飞卿的

“严妆”和韦端己的“淡妆”(周济语)乃是“花间”并峙双峰,而北宋词人却大

致斟酌温、韦之间,其词丽而不密,巯而不淡。私意以为,子野词具且清新且裱

丽的特色,是足为代表的。

3.3力拔千钧的词情

“凡词无非言情”130l ,张先叙写爱情的词作多辞藻清丽,情思深婉。如Ⅸ菩

萨蛮》二首。其一日:· }己郎还上层搂曲。

郎袍应已旧。颜色非长久。

楼前芳草年年绿。绿似去年袍。回头风

惜恐镜中春。不如花草新。其二:夜深

起省试《湘灵鼓瑟》) 之妙。

3.4清“影”与飞。絮”情结

张先初以《行香子》中有“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被称为“张三中”。

后又自举平生所得意之三词:“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娇柔懒起.帘压

卷花影”(《归朝欢》);“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剪牡丹》):“世称颂之,号‘张

三影”’。张先确实好写“影”也善写之,检《全宋词》张先存词165首,共有27

条写影词句。张先笔下的影确实众采纷呈,又有“清影”、“灯影”、“水影”、“千

秋岁”、“棹影”、“旗影”等,就不一一列举了。这里还需要提及的是,据《全宋

词》数据库提供的统计结果【31】:有姓氏可考的写影词人达420多.著名作家悉在

其中。如柳永、周邦彦、苏轼、吴文英、张炎、周密等。但因写“影”而声誉鹊

起得到众口交誉的则只阻张先为最了。可是本人在此想提出另一个发现,我认为

张先被目为“张三影”实至名归,但世人却忽略了他的另一个喜好——张先亦用

心写“絮”,今检其全词。摘录其写“絮”句如下:

记得旧江皋。绿杨轻絮凡条条。

朱槛连空阔,飞絮无多少。

若比相思如乱絮。何异。

奈画阁欢游,也学狂花乱絮轻散。

三月柳枝柔似缕。落絮尽飞还恋树。

人独立东风,满衣轻絮。

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

以上从《全宋词》中共辑得10条,与“影”为众多意象之影不同,张先写“絮”,

只因絮为柳絮,故他写来写去,也只是写了三处“轻絮”,二处“飞絮”,三处“乱

絮”,再加一“絮”与“落絮”而已。“影”和“絮”都是轻灵纤巧,难以追寻和

把握的意象。私意以为,张先的这一种清“影”与飞“絮”情结,实在也是来人

的纤细缜密的文化心理的一种反映。譬如宋人之于诗,据《历代诗话》载,他们

用事之误;苏轼《汲江煎茶》的“自临钓石汲深清”七个字居然被分析出五层意

思;而杜甫《登高》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竟被剖析出八个含

1321。那他们对恍惚迷离的“影”的关注,就丝毫不令人感觉奇怪了。前文所

述《全宋词》的研究结果己足以证明,这里就不复赘述了。

让我们再把目光投射到张先本人身上。由于他的一生并无太大的起落,

于中年时也得登进士;又得到太平宰相晏殊十分的欣赏和礼遇,与他往来唱和的

也是苏轼、蔡襄、徐铎状元一类的文人雅士;时代和地域文化又崇尚离雅脱俗,

他的生活自是心平气和、心境自是宁静怡然的时候居多。所以他常能心细如发地

去捕捉生活中美的信息,感受柳絮之“轻”、“乱”、“飞”、“落”,细致描绘形形色

色的“影”。可以说.这种捕“絮”捉“影”的写作特色,正是他士大夫的闲雅情

怀的一种流露。且举《木兰花· 乙卯昊兴寒食》:龙头舴艋昊儿竞,笋柱秋千游

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

行云去后遥山瞑,已放笙歌池

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扬花过无影.此词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

作者时年已是86岁。清明前一天或两天为寒食节,古人有禁火、插柳、上头、踏

青、扫墓等风俗,宋时还有赛龙舟的活动,词上阙刻描写了男儿竟龙舟,女子出

闺门荡秋千,拾翠羽的乐事。曹植《洛神赋》有“或采明珠,或拾翠羽”:杜甫《秋

兴》云“佳人拾翠春相间”,翠羽是翠鸟的羽毛,“拾翠”指妇女春目嬉游。下阙

从具体人事转向景物描写。昼之于夜,动之于静,跳跃极大却过渡自然,不露痕

迹。最后两句写景则令人叹为观止。月色清明,所以得见无数杨花的飞舞灵动;

而花过无影,只为清辉更添一种朦胧迷离而已,不是情才兼具,不拥有宁静心境,

不具备雅士气韵,能写出这一联工绝胜旬吗?无怪乎朱彝尊在《静志居诗话》中

叹其工绝,认为在世所传“三影”之上。

3.5士大夫韵昧和俚俗词气

张词所具之士大夫气韵,我以为上述论证已足以说明。在此,我只想列举他

的另一部分富民歌风味及俚俗气味的词来说明他的词风多棱镜之一面。试看下一

首Ⅸ生查子》:当初相见时,彼此心萧洒。近日见人来,却恁相谩虢。

体便休,美底教他且.匹似没伊时,更不思量也。何等俚俗泼辣! 这种“俚俗”

词风的生产自有它的特定背景。据《东京梦华录》载北宋民间词的流行情况:“新

作为同在北宋初期颇负盛名的词家,张先与柳永于并制小令外亦力创长调,

共同开创了宋词的新天地。然而由于他{f] 的人生际遇、审美情趣、个性资质的不

同,即使是赋写同一题材的作品,他们的词作也分呈出不同的艺术特色与风格。

  4.1情爱词

“凡词无非言情”,而挪永的《乐章集》中,描述男女之间冶艳情事的作品,

亦当仁不让地占了很大的比重。细读柳词,我们可发现仕宦子弟出身的风流才子

柳永对于秦楼楚馆的歌儿舞女并没有持以居高临下的遣玩态度。他对于她们的真

心怜惜、同情、相亲相爱的情感于字里行间昭然若揭。他描绘的女性形象美丽真

实而又各具个性仿若春兰秋菊,截然不同于以往男子代言的闺情词中的缥缈如山

问云雾的女主人公。譬如:英英是“妙舞腰肢软”的《柳腰轻》(英英妙舞腰肢软),

秀香“言语似娇莺,一声声堪听”《昼夜乐》(秀香家住桃花径),瑶卿“能染翰,

千里寄、小诗长简”《风衔杯》(有美瑶卿能染翰)。亦有四阙《木兰花》咏写四位

美丽且有才艺的女子:“心娘自小能歌舞”,“佳娘捧板花钿簇”,“虫娘举措皆温润”,

“酥娘一搦腰肢袅”。以上列出的均是有名有姓血肉丰满的真实人物,其神情风貌

呼之欲出。“小楼深巷狂游遍”的柳永年轻时确乎是于罗绮丛中乐此不疲,流连忘

返的。以至于在他极富盛名的羁旅行役词中我们也可分明看到他的对此种欢情生

活的永世的眷恋号环念。也正因柳永对风尘、市井女子的熟悉,他刻画她们的心

理、情感亦细密妥溜,纤毫毕见。试析柳永的《锦堂春》:坠髻· 晴梳,愁蛾懒画,

心绪是事阑珊。觉新来憔悴,金缕衣宽。认得这疏狂意下,向人诮譬如闲。把芳

容整顿,恁地轻孤,争忍心安.

依前过了旧约,甚当初赚我,偷剪云鬟。几

时归采,香阁深关.待伊要、尤云礴雨,缠绣衾、不与同欢。尽更深、款款问伊,

今后敢更无端。词中的思妇形象迥异于那些“幽兰露,如啼眼”的深闺怨妇。虽

然也因相思之苦首如飞蓬,衣带渐宽,但柔肠百转的结果却是她要重新妆扮自己,

并想好了等负心人回来的对策,决心要质问他:“今后敢更无端?”聪明大胆泼辣

的市井女子形象跃然纸上。这种形象的塑造在词史是无前例的。

柳永词对男女之间情事描写之大胆亦空前启后,如《风栖梧》(蜀锦地衣丝步

嚏)中的“酒力濒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菊花新》(欲掩香帷论缱绻)中的

  4.2羁旅词

襁词的“尤工于羁旅行役”(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早已成为

世人的共识。《全宋词》收录的柳永共212首词中。描写羁旅行役的约有70首,

占三分之一多。这是柳永人生境遇的真切写照,将一个封建时代落拓不遇的士子

内心的有悲郁苍凉、彷徨失落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个事实:柳永虽然口口声声要“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鹤冲天》),好像是要甘心一辈子做“白衣卿相”,但他骨子里还是摆脱不了儒

家的用世之意的,虽然也许中有生活所迫的因素在内——这特别体现在他年届五

旬还要改名去考进士,登第后又赋《柳初新》表达自己的兴奋喜悦之情上。然而

仕途还是险阻重重的,他获得的情场得意与官场失意同样的毋庸置疑,当往日所

习惯的秦楼楚馆、软玉温香的世界陡然被水远山长,旷野平川所替换,天涯孤旅

之寂寞凄苦便足使他自怜自叹己为“浪萍风梗”了,他对这种生活倦极厌极,却

无法停止这种追寻的脚步。我们来看柳词具体的羁旅代表作《戚氏》:晚秋天,一

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闲。

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援。正蝉呤

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噎。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曼阑。

长天净,绎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

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目,暮宴朝欢。况有狂朋

怪侣,遏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

长蒙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

停灯向晓,抱影无眠。《戚氏》一调为柳永所创,颇负才情,是他成功的“追述别

恨”的作品。胡仔曾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说柳词“大抵非羁旅穷愁词,则闺门

淫媒之语。”吴梅的《词学通论》也说《乐章集》是“通本皆摹写艳情.追述别恨。”

可见柳永的艳情词与羁旅词比重之大,影响之深。这酋词是三片的长调,以时间

为一条线索,从傍晚、夜阑直写到翌日破晓,再穿插入个人的感- 睛,从亘古的“宋

玉悲秋”之感、永夜的幽恩归至对名缰利锁的厌倦的阐发这一主旨成为另一条线

索。虽然篇幅庞大却有条不紊,层次井然。上片写景,中片转入到心理的描绘,

  4.3城市风情词

柳永、张先均是生平行踪涉猎较广的词人,他们的笔下也描绘留住了那个时

代(最主要是宋仁宗年间)的城市风情、成为史实有力的补充和佐证。

柳永是恋恋于繁华都会的.其都市风情词在其现存词作中亦约有四十首。他

对汴京怀有深深的热爱,有《笛家弄》(花发西园)、《倾杯乐》(禁漏花深)、《透

碧宵》(月华边)、《破阵乐》(露花倒影)、《迎新春》(懈管变青律)等来描写它:

另有《歇指调》(天阁英游)、《瑞鹪鹃》(全吴嘉会吉风流)和《木兰花慢》(吉繁

华茂苑)咏苏州;写成都的《一寸金》(井络天开)、扬州的《临江仙》(鸣I可碎撼

都门晓)、咏杭州的《瑞鹧鸪》(吴会风流)、{- 9- 梅芳》(海霞红)、《望海潮》(东

柳永亦爱写(汴京的、岁时民俗。举凡正月十五的元宵、二月初二的踏青、

三月的寒食清明、三月初一至四月初八的金明池争标、七月初七的乞巧,九月九

日的登高,等等,在他的城市风情词里无不得到生动的再现。比如他的《破阵乐》

(露花倒影)写汴京的清明节: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金柳摇风树树,

系彩舫龙舟遥岸.千步虹桥,参差雁齿,直趋水殿.绕金堤、曼衍鱼龙戏,簇娇

春罗绮.喧天丝管。霁色荣光,望中似睹,蓬莱清浅.

觞禊饮,临翠水、开镐宴。两两轻肋飞画揖,竞夺锦标霞烂.罄欢娱,歌《鱼藻》,

徘徊宛转。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渐觉云海沈沈,洞

天日晚。其事其景与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中《清明节》、《三月~目开金明

池琼林苑》、《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驾幸琼林苑》、《驾幸宝津楼诸军呈百戏》

所载一~吻合,描写细致,气息浓厚,把太平盛世朝野之笑语欢声形容曲尽,使

人如临其境,如见其时。仅仅写元宵节的词柳永就有《倾杯乐》(禁漏花深)、《迎

新春》(螂管变青律)、《玉楼春》(皇都今夕知何夕)、《长相思》(画鼓喧街)和《甘

州令》(冻云深)五首,《迎新春》尤佳。写寒食清明的词有《小镇西犯》(水乡初

禁火)、《透碧霄》(月华边)、《木兰花慢》(拆桐花烂漫)、《满朝欢》(花隔铜壶)

和《看花回》(玉碱金阶舞舜干)五首.最脍炙人口的当为《木兰花慢》。

《望海潮》(东南形胜)是他此类词甚至词史上都市词的名作,而这一调亦为

落魄- 吴兴莘老席上》(山围画障)、《木兰花· 去岁自湖归杭,忆南园花已开。有

“当时狁有蕊如梅”之旬。今岁还乡。南园花正盛。复为此词以寄意》(去年春入

芳菲国)等来描写它。究其原因,我想是他虽也是仕宦奔波,但其心境自与柳永

大相径庭。柳永心心念念于帝京,他则魂牵梦萦于故土。这也说明了张先精神上

之有家园而柳永无之。吴兴的横塘、南园、苕溪、蓄溪诸山山水水于张词中明晰

可见,水乡之色彩气息往往从词中扑面而来。也因为张先诸文士的雅集,湖川又

多了“六客堂”之胜;吴江的“垂虹亭”得名于张先的《吴江》待:春后银鱼霜

下鲈,远人曾到合思吴。欲图江色不上笔,静觅鸟声深在芦。落日未昏闻市敬,

青天都净见山孤。桥南水涨虹垂影,清夜澄光合太湖。081此词被誉为“当时绝唱”

(龚明之《中吴纪闻》);张先晚年钓鱼自适的地方从此被称作“张公钓鱼湾”。(参

看本文第二篇)张先与家乡、江南风物是水乳交融、不可分割的。

张先当然也有节序词。《木兰花· 己卯吴兴寒食》(龙头舴艋吴儿竞)写尽水

乡欢声笑语,《玉树后庭花· 上元》(华灯火树红相斗)咏元宵,两曲《菩萨蛮· 七

夕》咏七夕,《南乡予· 中秋不见月》写中秋,《满江红· 初春》写南国春色。

4.4“影”、“絮4与“云”、“雨”

众所周知,张先是著名的以写“影”名世的词人,确实,他爱写“影”又擅

写之,在他现存的165首词中,他竞有27处写“影”词句,今列如下:

潮上水清浑.棹影轻于水底云。

颇教清影长相见,更乞取长圆。

高鬟照影翠烟摇,白缔一声云秒。

犹有花上月,清影徘徊.

隔帘灯影闭门时,此情江月知.

风影轻飞,花发瑶林春未知.

娇柔懒起,帘押残花影(一作“帘幕卷花影”)

水影横池馆,对静夜无人,月高云远。

绿水波平花烂漫,照影红妆,步转垂杨岸。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彰。

点唇机动秀眉颦,清影外,见微尘.

张先词前承南唐余绪,与李煜一样崇尚写真.显示出词的诗体属性,展现了

北宋初士大夫的真实生活场景和精神面貌,可谓封建盛世时士大夫词的典范。

张先在词体上也表现出前承、嬗变与创新。他屉早使用词作为士大夫酬赠往

来的载体,也是词之“和韵”的首创者,并率先大量使用题序,在创作中写有不

少成功的慢词,与柳永一道推动了慢词的发展,他是宋词发展的一个功臣。

他的创新与拓展给当时和后世以很大影响。词的“和韵”经苏轼推波助澜,

风气大开,在李之仪、黄庭坚、晁补之、毛滂、叶梦得、朱敦儒、辛弃疾、范成

大、刘克庄等人的笔下.出现大量的“和韵”之作㈣I。张先词率先大量使用题序,

其功能在苏轼的手中亦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且在苏轼后词用题序更成常例——

像黄庭坚、秦观、贺铸、周邦彦等人都采用了词题或词序。南宋年间,姜夔更将

其发扬光大,其《扬州慢》(淮左名郝)中的序如同隽永的小品文,写尽了山河残

破之思。张先于一代文坛巨擘苏轼作词大有启发,当神宗熙宁时期.柳永与晏、

欧一时俱逝后.张先与词坛新进苏轼以词唱酬,成为维系北宋前期至中期这两代

词人的纽带。张先词穰丽的一面给贺铸、周邦彦以很大熏陶,因而形成了一个新

的体系——北宋艳冶一派词人。

张先在湖州地域文化史上同样影响深远——他的《十咏图》艺术精妙,兼具

文献价值:他的“前六客词”、“六客”之会余音缭绕以至清代。

张先对宋词发展功不可没,在湖州地域文化上也有他的贡献。

【1】四库提要引名臣录,谓殊“词名珠玉集,张子野为之序。”今本珠玉词无张序。

引自夏承焘《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第18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2】2夏承焘《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中缺去此段宦迹,今据孙望、常国武《宋

代文学史》第167页补齐

【3】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七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 4】4苏轼《书游垂虹亭》见《苏轼文集》卷七一孔凡礼校点中华书局1986年版

[ 5】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舨

[ 6】6吴梅《词学通论· 概论》华东师大出版社1996年版

【71《白雨斋词话》卷六,同【s】,此词为张先《卜算予》(梦短寒夜长)

【8】转引自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

【9】陈廷焯《词则- 别调集》上海吉籍出版社1984年版

【l O】《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七引《遁斋闲览》同【3】

【11】夏敬观《手批张子野词》,转引自龙榆生《唐宋名家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 12] 刘熙载《艺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 13] 孙觉《十咏图序》,见周密《齐东野语》第十五卷中华书局1983年版

【14] 孙觉《十咏圈序》,同【13】

[ 15】引自《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

【16】陈振孙《张先<十咏图>跋》,见周密《齐东野语》第十五卷中华书局1983

[ 17] 《湖州府志节要》第6l 页清高锡龄末著撰修年代影印本台北成文出版社

[ 1S] 引自《湖州府》第108页据永乐大典本影印

【19】《宋史》三十一册卷344元脱脱等中华书局1981年版

【20】、【2l 】《宋史》三十册卷322同上

【22】《宋史》三十册卷33l 同上

[ 23】《宋史》三十册卷32l 同上

[ 24】朱祖谋《强村丛书》上海书店刻印本

【25】《全宋词》唐圭璋主编中华书局1965年舨

【26】以上王十朋、王炎诗,吴绮词引自《湖州府志节要》第62、63页同[ 17]

[ 27] 引自《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第185页同【3】

[ 28】陈廷焯《词则· 大雅集》卷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版

【29】况周颐《薏风词话》

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30】徐鱿《词苑丛谈》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3l 】系南京师大统计,转引自1991年第2期《淮阴师专学报》周桂峰的《影与

【33】转引自《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同【1】

f34] 王辉斌《柳永<乐章集>用典说略》《山东师范大学学报》2003年第l 期

【35】叶嘉莹《论柳永词》

缪铖、叶嘉莹《灵籍词说》第137、138页上海古籍

【36】欧阳修《有美堂记》文忠集(卷四十)

【37】黄裳《书乐章集后》演山集( 卷三十五) 四库全书本

[ 38】江南通志:垂虹亭在吴江县东门外长桥,宋庆历中县令李阎建。案垂虹亭盖

取子野“桥南水涨虹垂影”之句。转引自《唐宋词人年谱· 张子野年谱》同【3】

【39】王灼《碧鸡漫志》卷二:“沈公述、李景元、孔方平、处度叔侄、晁次鹰、

万俟雅言,皆有佳句,就中雅言又绝出。然六人者,源流从柳氏来,病于无韵。”

[ 40】况周颐《蕙风词话》卷三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 4l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九引N[ 3】

【42】沈松勤《唐宋词社会文化学研究》第209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00年1月版

《全宋词》唐圭璋中华书局1965年

《白雨斋词话》陈廷焯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

《蕙风词话》况周颐江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

《人间词话》王国维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

《苕溪渔隐丛话》胡仔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

《唐宋名家词选》龙榆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唐宋词人年谱》夏承焘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

《词苑丛谈》徐铣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

《鹤林玉露》罗大经中华书局1990年

l O.《灵赂词说》缪铖、叶嘉莹上海古藉出版社1987年

  1 l

《湖州府》据永乐大典本影印

  12.

《湖州府志节要》清高锡龄未著撰修年代影印本台北成文出版社

《湖州府志》据清宗源瀚等修周学涪等纂清同治十三年刊本影印

14.《宋史》第三十、三一册元脱脱等中华书局1981年版

15.《疆村丛书》朱祖谋上海书店刻印本

16.《唐宋词史》杨海明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

17.《宋代文学通论》王水照河南大学出版社1997年

18.《唐宋词流变史》刘杨忠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年

温馨提示

  •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 3. 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 5. zs文档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用户上传分享的文档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评论

0/150

提交评论